• 2012-06-28

    Try to remember

    Tag:
  • 2011-06-22

    黑暗之光

        请给我足够的勇敢
        往前飞
        考验我的心
        别说后悔

        无意中又听到这首歌,07年的夏天,姥爷和妈妈在叮叮咚咚的这首歌里跳舞,笑得太开心。而现在,他们俩都在天上呐。所有需不需要的勇敢还好他们都不用再担心了,也不能说不是一件好事。

        越生活下去越觉得要面对好多无可奈何的事情,从回忆里看着现在,快乐安稳是的确,但又有不甘,可是又害怕再有什么变化分离。F有一次一个人从茂名坐长途车回广州,汽车票都订好了我还是不放心,跑去火车站买好车票,连骗带哄地让他坐火车回去,因为害怕路上不安全。自己一个人睡常常做的那些莫名其妙的噩梦告诉我,拥有了不敢失去的东西,那才是人生最大的考验。妈妈在生病第一次做手术的时候说舍不得我,我现在才明白她那时的心情。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自己重要的东西。但现在我是幸福的,身边的人是幸福的,却还是怀着这么悲观的心情生活,怕也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我不能再失去任何目前仅有的东西了,亲爱的F噢,“我还想陪你,走过美好未来”。

    Tag:
  • 2011-05-17

    忌日纪念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心里和妈妈说话,但还是会每天想起她,回家的时候轻轻叫她。我翻出衣柜里妈妈的大衣,仔细闻衣领还能找到属于她的温暖香味,时间就会因而静止一会儿,但还得继续。商场里好多新的品牌,我匆忙经过的时候还会在帮她选衣服,我的妈妈穿大牌简约风格好好看,穿复古连衣裙也好看,怎么就没赶上呢……

        明天,我的妈妈就走了三年,而我的生活发生了好多改变。我用了好长时间和爸爸重建关系,至今仍不适应。有时候他流露出和那些人非常相似的嘴脸,我就会有恨不得狠狠报复的冲动。那种憎恨厌恶让人心里揪着,呼吸困难,只会害了自己。

        我做了不好的事发现了不好的事都藏在心里,夜晚的梦有时候自己都觉得恶心,但这些也无法对谁诉说。我越来越害怕失去重要的事物,越来越老身体越来越差,我的妈妈把我天真无忧的时光带走啦即使偶尔快乐,但再也不是那回事儿了。

        而且,真不知道是谁非要这一切发生的。

    Tag:
  • 2010-08-23

    过云雨

        傍晚在等着去吃饭的时候下起倾盆大雨。外面的风呼呼地吹着,非常凉,感觉像是冬天马上就要杀过来。

        在阳台边看着雾蒙蒙的城市边喝啤酒,就像刚刚来茂名的时候,一个人加班,一个人喝酒,想很多事情。眼看就要一年了也马上要收拾东西离开,可是却那么清晰地记起了来时的心情,对这座城市的印象,住过的简陋的小房间,还有九楼窗台外的路灯昏黄。

        这几天忙得咬牙切齿,选美活动环节变了又变,每接收一个新消息都忍不住要长叹一声恨不得蹲在地上。每每碰到让我恼火的事情就会想,为什么要来受这种委屈,我要回家。其实心里也知道,做事情无论在哪里,遇到的问题都是一样的。混乱的局面永远混乱,难搞的人将一如既往地狗屁不是。唯有自己越来越能应付或是能忽略,才不会在任何一个时刻慌了神。

        至于现在,好久没喝酒的我只需要好好听首歌,等雨停了做决定。

    Tag:
  • 2010-08-13

    飞行员之梦

        我在学校里加入了一个飞行训练班。训练的内容很简单,将一把雨伞撑开抓在手上,然后向前跑几步就能直接跨上空中。我初次练习便已经成功摆脱地心引力,呼呼飞上天,下方是巨大的草坪和公园。不过在半空中的力道我总是掌握不好,高低不平地在空中弹来弹去久了有些晕眩。手上的伞越来越不受控制,我下意识地摸摸背后背着的坐包,想要牢固一下。这一摸吓了一大跳,原来根本没有什么坐包,我只是背了个小书包就上天了。

        小心翼翼地慢慢往下沉,终于落到地下。学校饭堂里人来人往,大家对飞行训练似乎也习以为常。我心里萌生了一种骄傲的感觉,仿佛我是与众不同的存在,于是又撑开伞用力跑了几步,再次飞上天。这一次力道非常大,我整个人直入云霄,低头一看云层已经在脚下了,不远处有一个光芒柔和的太阳。我有些害怕还是控制不住上升,一时慌了手脚,拼命用力下沉,心里有一种很不爽的感觉。过了一会儿,力气传达到身上,穿过云层眼前豁然开朗,地面的一切越来越近。

        着陆之后,飞行训练班的领队跑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肩膀亲切地劝服我留在学校里。但我心里记挂F,想起和他约好了见面的。于是从口袋里拿出一枚回形针,狠狠地刺在了领队的喉咙上。遇刺的领队即刻像入定一样闭上眼睛停在了原地。我拉着F疯跑,一路坐地铁回到了家中,刚刚好。

    Tag:
  • 2010-07-22

    平行线

        我觉得我的梦在折磨我。

        自从回了广州就几乎每晚梦见茂名的生活,和那边公司的人去做各种事,见各种人。谈生意,拍东西,聊天,安排工作,还有坐在摩托车上去某一些地方,或者各自回家。这些梦都异常真实有时候就连梦里面思考的内容我都记得住,仿佛生活延伸出了一条平行线。

        因此,醒来之后往往有些混乱和疲惫,并怀疑自己。有必要那么劳神么。

    Tag:
  • 2010-07-14

    我有醉!

        拼命喝酒会让第二天起床灰溜溜,严重灰溜溜!F迟到,我一直咳嗽,熊仔无精打采,爸爸无可奈何。

        完全忘了昨晚怎么从的士上回到床上的,也不记得在江湖边的本子上写了什么。唯一记得是走之前我一拉着匡叔不放手,还唱:头发已斑白的时候……还很用力地说:记得喔!记得喔!

        这到底是要记得什么啊……也不知道F是怎么看待这种醉酒乱吐真言的现象的。羞愧不已呀。

    Tag:
  • 2010-05-14

    酒后,凌晨

        有时候我觉得我拥有的足够多,所以我庆幸。

        有时候我觉得我拥有的不够多,所以我妒忌。

        有时候我觉得我得到的太过多,所以我心怀感激。

        有时候我觉得我得到的太不多,所以我愤愤不平。

        有时候我幸运,有时候我不幸,我轻而易举我寸步难行。

        这些都还不过分,都还能从各个侧面支撑起我的人生,无论好或不好,值得抱怨或只能收起来。

        但他妈的不要给我搅在一起行不行。我没有办法一边内疚一边委屈,行不行!?

    Tag:
  • 2010-05-10

    五月的风吹起

        五月总是掺杂着许多悲伤的情绪。

        昨天更是难捱。去年还好,去年陪F的妈妈吃饭过节总算是做了有意义的事,今年一个人在茂名,除了叫爸爸买花给小妈妈摆上之外,什么也做不了。其实我也知道这些只是形式上的东西,但在人人都回家陪妈妈过节的傍晚,我仍是忍不住地情绪低到极点。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不开心也好生病也好,身边都恰好谁都没有,都恰好要我一个人在九楼空空的房间里面胡乱地吃和睡,然后一整夜地梦见妈妈在我身边,我们一起聊天吃饭,参加聚会,像是真的一样。这一点倒是幸运的,妈妈总是按照约定地到我梦里来。

        我所追求的,希望改变的生活,到现在为止既是我想要的,又不是我想要的。既是我期盼的,又是我厌倦的。我就这样在预定好的底线之前犹豫再犹豫,计划改了又改,等待最终会到来的时刻。不知道到头来会不会仍是那一句:只是不相信这样简单的结局。

    Tag:
  • 2010-04-14

    憋坏心脏

        有时候,和别人一起看感人的故事,回忆伤心的过往,会没办法正确表露自己的心情。

        有时候情绪不稳定生气或是恼火,会拼命转移注意力让自己不要忍不住哭起来。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Tag:
  • 2010-03-25

    凌时

        人偶然有些想法和假设,一闪而过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可怕。但在梦中,这些想法跑出来,引着我们,将它实现给我们看。

        那些事情的走向绝不是我们想要的,于是伤心难过,醒来后会痛恨自己的残忍无情和自私,害怕事情真的发生。

        而梦会问道:这不对吗,这不是你想象过的吗。仿佛下一次还要尝试和铺开结局。它倒是无辜又公正。也不知道我因此多内疚。

    Tag:
  • 2010-03-17

    怎么办

        人有几种情况很麻烦:不开心,不舒服,不知所措。

        这几种麻烦的解决方法依次是:喝酒,睡觉,找信得过的人聊天。

        我以前有个朋友说过,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能道与人者不过二三,其余皆付酒坛也。

        现在我同时出现这三种情况,于是这句玩笑话要老命了。

    Tag:
  • 2010-02-06

    2月7日

        2009年12月14日

        早上五点多F从床上爬起来,赶最早的一班车回广州。我在九楼的窗台上目送他,昏黄街灯下他的背影像个小熊一样,憨憨地埋头朝前走。这次F过来,我们在电影院看了乱哄哄的《2012》,喝了茶和酒,骗了一顿亲情饭,还唱了一次搜肠刮肚的K。因为我没那么忙的缘故,总算在F脸上看到了度假时才会有的轻松表情。

        2009年9月11日

        从茂名回广州的路上,天气晴雨交替。途经一个高速公路边的临时中转站,有一小块空地,商店和公共卫生间供乘客下车吸烟和休息。路边长满杂乱的花草,天气灰蒙蒙。

        这样的场景太熟悉,我想起和F去四川的那次旅行(如果我没记错两年前的这一天,我们正在甲居的天台上砸核桃吃)。那次旅行我们十天去了六个城市,几乎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火车和大巴上渡过。看书,吃东西,听歌聊天,手牵着手依偎着睡觉。这样的中转站也经过了好多个,景象类同。

        我们当时还只是很好的朋友,在旅途上互相照顾,都是一副耐力惊人的样子,不像现在这样赖。从乐山去康定的时候汽车攀过二郎山,一边峭壁另一边悬崖,当时F说,如果现在掉下去,我也不怕。

        我很怀念那个时候的我俩,希望我和他一直都记得。

        2010年2月7日

        这个日子从很久以前就对我很重要,直到现在都是。

        因为种种原因亲爱的比仔,今年生日你要一个人过了。

        我在办公室喝着黄酒数着时间,虽然有种种纷杂事物打扰着我们的生活,但我一直相信并且确定着,在所有的一切中,我最喜欢你。

        亲爱的F生日快乐。^_^

       

    Tag:
  • 2010-02-05

    9 Upstairs

        “当梦苏醒,蚌壳发现两者都是真的。它因而有了一种复杂的感觉。”

    Tag:
  • 2010-01-26

    各安天命

        1月底的广州冷得要命,我和F在某大厦门前的台阶上喝酒吃花生到这个时候真的很开心。

        F说,很多人都只是过客,但我总是在数落了无数次之后,仍舍不得各人的温柔和相处的日子。

        但唯一能确认的是,我们终究无法左右别人的选择,于是只能各安天命,你的好与不好,与我何干。

    Tag:
  • 2010-01-19

    欢喜

       

        在BOBO的日记里看到这张相片,喜欢得不行。

        原来我看不到的时候,F的表情这么温柔,不过咧,他一定又会说我把他大白于天下很无耻了。   

    Tag:
  • 2010-01-18

    同偕到老不靠运气

        贩贩说豆瓣电台经常会放一些我们已经忘记的歌,对呢,比如今晚突然放了《与我常在》。

        我以前多喜欢这首歌啊,每次听都会想念会难过,我们一定都对很多重要的人唱过这首歌,期望坐着卧着都分享,期望携手看着天空黑与光。结果后来这种心情总会慢慢消失。

        F最近总和我探讨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会发生的问题(也许是我拉着他探讨也未可知)。但我们明明离对方那么远。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相聚离别,生老病死,究竟有哪几个走向发展,能不靠运气写结局的呢。

    Tag:
  • 2010-01-14

    姊妹

           

        几天前就想着,和我长得很像的两位小姐今天生日喔!结果在昨晚小加班又一个人喝了点酒早早入眠的情况下,居然现在才记得发短信祝福。

        两位摩羯小姐个性迥异,人生道路也想必不同。今天Yeo拿了小礼物回公司准备下班的时候发给同事,Fly想必还在睡,不知道会不会仍像最近这么不开心。我有时候晚上加班想和Fly好好聊天,不过总是不能尽兴。我们因为种种原因以后可能会越来越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担当和困扰,有自己没办法向别人诉说的秘密或是感慨,都面临各种抉择。

        生活越来越不容易过,各种理想都渐渐远去。而慢慢的,可能原先认为沉重或不安的感觉,也就麻木了。我想目前我们面对一切时,重要的还是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确定了自己的最想做之后,什么都好办。

        我都在唠唠叨叨什么啊,总之亲爱的Fly和小Yeo,生日快快乐乐,青春的舞步跳个不停哟!

    Tag:
  • 2010-01-03

    启动旅程

        2009年的最后几个小时是在长途大巴上度过的。

        蜷缩在座位上,铺着毯子看《入殓师》,看到那些人笑着告别逝去的亲人,我就在黑暗中默默流下眼泪。中途停靠,高速公路边的清冷空气让我非常想念和F旅行的时光,而几个小时之后我就能见到他,我们被生活中的小事情缠得连好好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小生活眼看着泡汤。

        09年是特殊的一年(但也许接下来都一样了)。完整的经历了没有小妈妈的所有日子,我重新工作,去了好多地方,结婚,到另一个城市独自生活。一直在变化,一直在做选择,真的不轻松。

        我有时候在想,人若有机会倒着活一次就好了。那么,离别就是为了相聚,而当人们互相遗忘的时候,就再也不会有重聚的期待。每段关系一开始就定下了的,无需再担心变化和发展。这也未尝不好。

        新的一年。新的选择和关键点。在忙乱和疲惫的倒数时刻我居然连许愿都忘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无所期待。总之一切都在不断地成为过去,不管你能否反应及时。所有珍惜的事物,都将从想象中放进回忆里。

    Tag:
  • 2009-12-30

    这是关于一个冷笑话的日志

        昨天晚上和F聊电话,聊着聊着说起小妈妈。我当时心里一酸,突然很想妈妈。

        然后我就和F说:比子,有些难过……

        F沉默了一秒,问我:什么难过?你面前有条小沟吗?

        在顾左右而言他界,F同学真的是无人能及。

    Tag:
  • 2009-12-26

    02:20

        “当脆弱的东西就要破碎的时候,我没有选择。只有,温柔对待它”。

    Tag:
  • 2009-12-22

    喜犹顾虑着忧

        有时候我分不清楚这是在给予还是索取,也不知道自己是聪明还是愚昧。从前很确信、内心深处的立场或观点,觉得自己虽然反应不快但至少冷静淡定。但在喝了酒完全忘记说过什么的那次经历之后,我开始怀疑这些事情,究竟我在不管不顾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总觉得自己伪装得太久,因为希望所有的人快乐,而心里面的那些念头已经没有勇气跟任何人分享,话到嘴边又咽下,心想由它去吧,说出来也于事无补。

        但无论如何,所幸,亲爱的,在深夜迷糊之间,我轻轻呼唤过你,两个字满是确定的感情,多么值得安慰。

    Tag:
  • 2009-12-20

    不知道说了什么

        天气冷到了要尽全力去对抗的地步,于是我从坐上回广州的大巴开始,就逢坐车必睡。周六赶场似地五点多就起来去F同学的乡下拍婚礼,急急忙忙吃完饭又跑出来拍秘密后院(完全是两种状态)。周日接着跑去买很多东西然后再招呼久不见的朋友吃饭,我和F牵着手冲冲冲,偶尔在街上停下来说说笑笑,深夜吃一碗稀糊糊的肉粥,很有并肩作战的感觉。

        因为常常两地跑,最近总在睡醒的时候搞不清自己在哪里,做过些什么。生活开始紧张,许多事情不一定是我一个人所能承担得了的。每次回到广州或茂名其实都需要一些时间调整,坐坐喝点酒,收拾一下东西,但几乎都没有,直接就跳到下一个阶段。于是我并不能很清楚地分辨一些事情,何时进退,何时停止。

        但所有的决定都需要及时作出反应,So,唯一能叮嘱自己的,也许就是别后悔。

       

    Tag:
  • 2009-12-16

    12月16日早上的梦

        秘密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拥有它的人从来不会说出来。不然的话,秘密便会沦为话题,随即消失。当然也有两个人共同的秘密,但这个世界上愿意为你保守秘密的人并不多,愿意和你拥有同一个秘密的人更少。若是能幸运地遇上这样的人,就要妥善对待,并且珍惜了。

    Tag:
  • 2009-12-11

    Hello my phantom

        一切发生了的事情总会过去,人们总是不断相互遗忘和远离。都讲不准的。

        所以无论什么我都相信。

    Tag:
  • 2009-12-10

    早啊早啊

        彻底被这些乱七八糟的状况打败,现在才离开公司。别说喝酒了,如果不是因为要回去睡觉,我走路都不想。

    Tag:
  • 2009-12-10

    柔韧

        今天发生了各种各样让我不开心的事,我终于在这个离广州五个钟头车程的城市里觉得没人说话没地方买醉。接着便得知累了一天可还要继续加班。瓦拉法克。

        奇怪的是我却在骑着单车吊儿郎当去买快餐的时候,突然间觉得一切没什么。也不知道是因为一手提着两个饭盒一手扶着车把的姿势,还是傍晚下班的人群,还是路边有清清气味的紫荆花瓣。反正就是突然觉得没必要不高兴,也没必要觉得自己很疲倦很想爆泡。

        毕竟这些烦恼欲望所谓的孤单沮丧并不是爆个泡或者大喝一顿就能烟消云散的,始终需要自己把它们掐掉。又或者它们真的并不存在。

       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已经累到没脾气了。总之现在大概还有半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我向我无原则无逻辑的柔韧性致敬。

    Tag:
  • 2009-12-06

    断片

        凌晨五点醒来,灯亮着衣服没脱被子没盖电脑没关,我就是在这么一个准备睡觉的当口突然昏睡过去的。

        明明没喝多少酒啊。感觉有点吓到自己了。

    Tag:
  • 2009-12-04

    居然是粉红色

       “唱《自行车之歌》可好?”
       “请请。”
        四月的清晨
        我骑着自行车
        沿着陌生的路
        蹬往林木森森的山坡
        刚刚买来的自行车
        全身粉红色
        车把粉红车座粉红
        统统粉红色
        就连车闸的胶皮
        也是粉红色
       “好像唱的你自己。”我说。
       “那当然,当然唱我自己。”女郎说,“不中意?”
       “正中下怀。”
       “还想听?”
       “当然。”
        四月的清晨
        最合适的是粉红色
        其他颜色
        一律不合格
        刚买的自行车粉红
        皮鞋粉红帽子粉红
        毛衣也粉红
        全是粉红色
        裤子粉红内衣粉红
        统统是粉红色
       “你对粉红色的感情,我完全理解了,继续往下进行好么?”                                                              

                                                                     ————村上春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新买的粉红色小单车让我马上想起了这个桥段,虽然现在不是四月,但用来祝贺一下自己还是可以的。

     

    Tag:
  • 2009-12-01

    来来回回

        每一次回到茂名都会非常舍不得广州,但住久了又觉得这边很自在。

        回广州只是累,两天半几乎全花在了演出和准备演出上,最后一场做完都快哭了,觉得自己开始应付不来。这次回公司反而轻松得多,虽然等待的是一大堆公事,但专心一致地一个一个攻克,总不至于太混乱。

        感觉像是过着两种人生,而两种都不真实。

    Tag: